洪老師談教養~我都讓孩子自己做判斷
文/佳家人際智能開發心理治療所 所長 洪仲清臨床心理師


不敢管的父母
她的狀況比較少見,不是管太多,而是不敢管(這是我心裡話,她沒這麼說)。如果是尊重孩子,我很贊成,但是父母自己如何判斷對錯,父母的喜好與期待,以及什麼範圍能尊重孩子、什麼範圍由父母決定,這個要事先講清楚。

不是給孩子的空間越大越好,而是要考量孩子的年紀與個性,還有家庭現實的狀況。有時候,孩子的人生經驗不夠,判斷能力本來就不見得成熟,父母就要依據整體的考量,以及孩子的最佳利益之間,做出平衡的決定。

所以聽她說了好幾次:「我都給孩子自己做判斷……」我就開始跟她探討,這樣的操作合不合理。

放棄管教責任
孩子不想補才藝、也不去安親班,這些沒花到家裡的預算,父母沒意見。可是,孩子回到家後,想打電動,會拖到寫功課的時間,會導致睡眠時間減少,這個就有需要討論。

她說:「我有提醒過他,但是講不聽,只好由他去……」

所以,這不是真的甘願讓孩子判斷,反而比較像是放棄了父母的管教責任。電動跟網路,是花父母的錢買的,比較像是「想要」,而不是「需要」,父母可以裁量,限縮孩子的使用。

負起相對應的責任
孩子使用3C商品的方式,從一開始就要跟父母討論,跟孩子約定好。一般來說,很多父母會約定孩子,該做的事做完,再接觸3C商品。所謂該做的事,大部分是跟功課、家事或生活自理有關。

通常一個人有選擇的自由,但同樣的也要負起相對應的責任。為了打電動而晚睡,進而損害健康,功課潦潦草草的應付,這算是有負起相對應的責任嗎?

更不要說,從國小三年級開始,國內學童網路成癮的比例,差不多接近兩成。這比例已經高到並非危言聳聽,以後孩子網路成癮了,自己能負得起這個責任嗎?

從現況來看,他顯然無法負起責任,又未成年,父母限縮他電動的使用,非常正當。此外,聽她說,孩子自己也有想過要克制,但還是忍不住,所以孩子不是經過自主的判斷,而是經不起電動的誘惑,心已經靜不下來了。

那我們限縮電動的使用,是在幫助他,做對他自己好的事,而不僅僅是展現我們父母的權威而已。

鼓勵與寵溺
聊著聊著,我突然覺得奇怪,怎麼都沒聽到爸爸的態度?

她才有點心虛的說,爸爸很生氣,可是爸爸講他、罵他也沒用。所以,她都趁爸爸不在時,讓孩子打電動,然後希望孩子在爸爸面前能乖一點,少說幾句。她也是希望大家和平相處,不要有太多衝突。

我跟她說明,「鼓勵」跟「寵溺」其背後的態度不太相同。我們鼓勵孩子,是希望孩子做對自己好的事,勇於面對挫折,給孩子能力相稱的權利,磨練孩子的心智。可是,寵溺雖然也很重溫情,可是卻給予孩子過多的權利,去進行他發展程度不到的判斷,然後又盡可能由父母幫他承受有害的後果。

她說其實爸爸也說她在寵孩子。可是,她一直覺得自己是愛孩子。我直接挑明著說:她是不是怕孩子不愛她?她這個人本身是不是很怕衝突?

她開始在邏輯上有點相互矛盾,讓我抓不太到重點,一下子說該堅持的還是要堅持,一下子又說哪個父母希望被孩子討厭。然後我跟她好像進入迷霧裡一樣,轉不出來,她說了一堆表面話,像肯定、又像否定,就這樣消磨了剩下的時間。

協助孩子
一方面可能是我功力不夠,另一方面可能是她還沒準備好。所以,每次有當事人覺得自己有一些成長,感謝我時,我還會特別感謝回去,那是當事人願意信任我而進行努力,因為我知道面對自己的困境與調整、改善,並不容易。

從身教的角度來說,父母如果害怕面對衝突,那孩子怎麼能學到,將來如何面對他人不合理的要求,甚至是欺凌?意見不同,是關係中的常態,如何求同存異,輪流、妥協,包容彼此,我們父母可以進行示範!

譬如,如果要漸進式的調整孩子打電動的習慣,那麼,周末時間,一天讓孩子打電動,一天就要依父母的想法出外走走,讓身心健康,這就是一種輪流或妥協。如果我們的要求合理,孩子剛開始會不高興,可是父母並不會真的就此失去了孩子的愛與信賴。

洪老師小叮嚀
一個人能成功的自律,常是從他從漸進式的放手而來。這一點,父母責無旁貸!

▲TOP